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廣州誌願者通訊社の廣州大學分社

我们用新闻的风,散播爱的种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正视非礼  

2009-05-20 22:15:06|  分类: 09年新闻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危志立

“虚生先生所做的时事短评中,曾有一个这样的题目:‘我们应该有正眼看各方面的勇气’(《猛进》十九期)。诚然,必须敢于正视,这才可望可想,敢说,敢进,敢当。倘使并正视而不敢,此外还能成什么气候。然而,不幸这一种勇气,是我们中国人最所缺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鲁迅《论睁了眼看》

 

 

在六月的《凤凰周刊》上,有一篇文章说道:受到伤害的人,也只有未来的社会进步,才能证明他们付出的代价是值得的。

这次的地震灾难,除了让我们认识到国人的民族凝聚力,政府的爱民之外,最大的见识,莫过于那些用钢丝当钢筋,用一掰就碎的水泥来建筑的学校了。据网上说,这些东西都是八十年代时为了应付“九年义务教育”而建的,而当时由于村镇的财政拮据,所以对于学校建筑的安全审核,就敷衍了事,重点是有这么一栋建筑来应付“上面”的要求。但是,也有个别学校的如北川刘汉希望小学、安县红武村希望小学、江油白玉汉龙希望小学、江油含增镇长春村小学、北川擂鼓镇汉龙教学大楼等,在经历了这次地震后,依然屹立不倒。虽然说以上学校的建筑是在十年前,算是比较新的,但以下来自http://www.cnetnews.com.cn/2008/0520/871029.shtml ,科技资讯网的一篇文章内容,可以看出,这些“最牛学校”的建设,是与建设资金没有绝对关系的:

亏“什么不能亏教育”

李承鹏在博客中写道:“十年前,刘汉和孙晓东对下属×先生说,‘亏什么不能亏教育,这次你一定要把好质量关,要是楼修不好出事了,你就从公司里走人吧’”。

“十年前的某一天,×先生在监理工程中发现施工公司的水泥有问题,含泥土太多,因为×先生曾经是生产水泥的一家公司的副老总,经他手灌注的水泥至少有五十万吨,是绝对的行家,所以他要求施工公司老总必须把沙子里的泥冲干净,也不能用扁平的石子,从建筑专业而言,扁平石子混在水泥灌注过程中是灾难,水泥结实度大打折扣,他对施工队大发雷霆,愣让他们把沙子里的泥冲干净,把扁平石头全部拣走。”

  为保工程质量多次发火

  “还有一次是在会议当中,他在追问工期拖延时,发现施工公司负责人眼神不对,才得知原来是有关方面的款项没有及时到位。按捐赠原则,企业捐款必须先到当地有关部门,再由有关部门把企业的钱下发到具体施工公司中去,但施工公司并没有从有关部门及时拿到钱,于是×先生又发火了,穷追不舍,终于让款项到位。

  “最后是在奠基仪式上,由于某个原因工期又得拖延,×先生再次大发雷霆,他找到有关部门,据理力争,9月19日,学校终于平出一块崭新漂亮的操场,他说看到那块操场铺平后很开心,而那块操场,就是十年后483名学生逃生的地方。”那段时间人们总能听到×先生在‘吵架’、在发火、在追款项。由于×先生反复叮嘱我不能写他的名字,所以我们在邓家“汉龙希望小学全部成功逃生”的故事后,就只能记住以下名字:刘汉、孙晓东、肖晓川、吴少先、陈世荣、罗中会、母贤莹、沈长树、赵义辉、母广兰、吴明艳。“

  五所学校楼不倒人无恙

李承鹏透露:“×先生曾给我发来一则短信,未经他同意,我就刊发在我的博客上,目的是让有的人有的部门看看,也提醒以后有人想修希望小学的人看看:打扰您了,可以负责的告诉你,绵阳五所希望小学建设均由我经办,而此次大地震未能撼动一幢,巍然屹立!师生未损毫发!请你来绵阳做客!这次邓家汉龙小学无一人死亡成为一个奇迹,让我明白一个道理:所谓奇迹——就是你修房子时能在十年前,想到十年后的事情。”

 

至此,我们可以确认这场天灾之中,的确也有不少人祸的成分。而造成这些人祸的,正是那些把大把的泥土混进水泥里的,把钢丝当作钢筋的人。

如此做法,长久下去,如何不灭我华夏!

这次地震,犹如一暮日警钟,令人震耳发聩。

诚然,灾难是让人无比悲痛的,但一直沉溺于悲痛之中,只会导致下一次灾难时的又一次悲痛,又一次手足无措。痛定思痛,吸取教训,找出积极的预防抵抗方法,难道不是对在灾难中丧生的同胞最好的缅怀吗?

这次地震,显现了许多人为的问题。从前,孔子说:非礼勿视。但如果让这些问题长久下去,中国的复兴,也许就永远成了夜郎自大般的笑话。

对于这些豆腐渣工程,是有一定的历史成因的。前面说道,这些学校的建设多是在80年代,而那时,农村工程的建设,又多是由非公有制建筑商经营的,而这些建筑商,又把工程交给从农村走出来的,在农村有较多人脉关系的包工头(包工头制度是一种非法定的制度)。而这些包工头,又多是农村剩余劳动力。

在当时,相关的法制建设还不完善,包工头制度人格化代表所受的监管、约束少,而且作为工程中介作用的他们,常与实际生产资料进行接触,容易利用他们本身的人脉关系进行这些生产资料的掉包,从而获利。直至“ 2005年5月25日,“全国建立建筑劳务分包制度现场会”在青岛召开,会上就包工头退出建筑市场问题进行了研究和部署。通过此次会议,建设部发布了《关于建立和完善劳务分包制度发展建筑劳务企业的意见》,《意见》明确要求,从2005年7月1日起,拟用3年时间,取消“包工头”,民工统一由劳务公司管理,在全国建立基本规范的建筑劳务分包制度。”(转自《中国建设报》)

 但是,在此其中,最深层的,并不是法制建设的问题。

 随着市场经济建设的不断深入,中国社会的转型,各种社会矛盾问题(体现于时代的道德建设问题之上)不断涌现。从之前的建筑责任问题,到这次地震中赈灾物质被私人占有,更有因哀悼日被迫停止网络游戏而出来骂街的玩家,这些现象,都体现了个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矛盾,只不过,这种矛盾是以一种恶劣的形象出现的,让人以为这只是一种极个别的行为。若要举一个典型的例子,那就是猪肉价格的飞涨。这种供求关系的失衡,根源就是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的对立。

 正因为存在这种种问题,所以政府才需要建设“和谐社会”,尽己所能,调和各种利益的对立,保障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